博文资讯

镍元素对不锈钢的影响(A)


更新时间:2019-09-19  浏览刺次数:


  8月20日,华润置地披露上半年财务报告。报告期内,公司综合营业额为人民币458.5亿元,按年增长4.7%;其中,开发物业营业额为人民币366.1亿元,按年增长0.3%;投资物业(包括酒店经营)租金收入为人民币57.0亿元,按年增长30.4%。

  2019年上半年,集团实现签约额人民币1188亿元,实现签约面积626万平方米,分别较去年同期增长26.0%和9.6%。集团2019年上半年各区域具体签约情况详见下表:

  截至2019年6月30日,集团在营投资物业规模位于行业前列,总建筑面积达950万平米。

  购物中心方面,已开业万象城/万象天地22个,万象汇/五彩城13个,储备项目48个。另有管理输出购物中心项目27个,其中在营项目18个,储备项目9个。上半年,集团投资物业实现营业额人民币57.0亿元,同比增长30.4%。其中,购物中心业务营业额人民币42.9亿元,同比增长39.5%;写字楼业务营业额人民币6.9亿元,同比增长11.9%;酒店业务营业额人民币7.2亿元,同比增长5.6%。上半年,鞍山万象汇、吴江万象汇成功开业,店铺开业率分别为99%、96%,开业表现良好。此外,集团下半年将陆续开业8个购物中心,进一步扩大投资物业规模。

  上半年,集团持续加强城市深耕,积极增加土地储备,以总地价人民币820.6亿元(权益地价人民币527.0亿元)增持了39宗土地,新增土地储备计容建筑面积达1021万平方米,同比增长24.8%。其中开发物业936万平方米,持有物业85万平方米。期内,集团新进入张家口、汕尾、宜宾、宜昌、崇左等5个城市。

  截至2019年6月30日,集团土地储备已覆盖全球75个城市,总土地储备面积达6,737万平米,可满足本集团未来三年的发展需求,其中开发物业土地储备面积5767万平米,投资物业土地储备面积970万平米,一、二线及具有产业支撑的三线%,土地储备结构健康,较好地匹配了本集团的商业模式。

  截至2019年6月30日,总有息负债比率为43.4%,与2018年底的42.3%有所上升,净有息负债率为43.6%,较2018年底的33.9%有较大幅度上升,但仍维持在行业较低水平。

  报告期内,标普、穆迪及惠誉维持本公司「BBB+/稳定展望」、「Baa1/稳定展望」及「BBB+/稳定展望」的信用评级。

  2018年全年,华润置地以总价1513.5亿元在全国拿下了103个项目。

  进入2019年后,华润置地拿地的步伐丝毫不见停歇。在前6月,华润置地以权益地价人民币527.0亿元增持了39宗土地,新增土地储备计容建筑面积达1021万平方米,同比增长24.8%;在7月,华润又豪掷80.76亿,在北京、上海等城市购得212.17万平土地。

  华润陷入“疯狂的买买买”模式,一方面得益于企业良好的销售业绩。2018年,华润置地首次进入“2000亿俱乐部”,而在年初的业绩会上,高层给华润置地2019年定的目标是2420亿元。增加优质土地储备,有益于集团后期在销售业绩上发力。

  不过,华润置地逆市拿地,也存在一定风险。对于房地产公司而言,土地储备一直是一把双刃剑,在房产市场政策宽松、市场节奏良好的情况下,大量的土地储备有助于增强企业高效率周转,增加企业销售业绩;而一旦遭遇市场变冷或是遇到严格调控,囤积的土地短时间内无法开发出售,现金无法回流,负债压力就会增加。

  随着原公司执行董事吴向东率众出走华夏幸福,华润置地高层迎了大洗牌。原华润置地首席执行官唐勇走马出任华润置地董事会主席,华润置地迎来了唐勇时代。

  根据界面新闻报道,截至3月末,追随吴向东离开华润置地的人数超过30人,其中包括华润置地商业地产事业部总经理赵炜、华南大区总经理王笑等一批干将,以华润置地总部所在的华南大区人数最多,涉及城市更新工程、设计等各条业务线。

  区域高管离职,短期内的影响显而易见。截止2018年全年,华润置地华南大区签售额占比23.2%,在华润置地销售金额贡献中排名第二;而在2019年半年报中,华南大区占比下降到20.4%,低于华北大区和华东大区。

  提速追赶的华润置地迎来了“中年危机”,2019年,华润置地在国内多地引起质量维权潮。

  根据《中国建设报》报道,位于北京门头沟区的华润西山墅,在业主收房后,出现了“产品宣传与品质呈现严重不符,项目规划设计缺陷、公共活动及安全避难场(地)所及相应设施配套严重缺乏,为赶工期野蛮施工,房屋及配套库室、步梯、护栏、步道、绿化以及园区主要道路等建设质量差、交付标准低劣”等问题。

  而位于北京西南二环的华润置地昆仑域项目,也在交房时身陷质量门,出现了配置大幅缩水、外立面材料变更等问题;甚至,华润在京打造的华润未来城市项目,还由于无证售房,被北京市住建委处罚。

  可见,唐勇治下的华润置地想要实现高速超车,也得在超车的过程中保持平稳驾驶。

  在2019年华润置地华北大区商务品牌发布会上,华润置地副总裁、华润置地华北大区总经理蒋智生曾自嘲说:“华润置地面临着在当代中国经济背景下一个地产中年油腻男的焦虑问题。”

  蒋总一语成谶,如今的华润置地上了房地产高速发展的快车道,进入“2000亿俱乐部”后的华润置地,在资本市场的驱逐下,一面要疯狂拿地,保证销售额的稳步增加;一面也得兼顾新房质量,维持业界口碑。这其实不仅仅是华润置地一家面临的问题。庐山市蓼南乡组织村民在鄱阳湖沙洲种植千亩瞿麦计量经济学助力公共政策优化